会员: 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闻 视频 商城 店铺 会员  
     
 
本站公告名迹文化
书画知识历代名家
专题报道艺术新闻
展馆展览拍卖新闻
艺术家官网艺术名家艺术新星
少儿艺术新星残疾人艺术家官网
商城动态精品推荐新品上架
名家作品书画家推荐书画作品
推荐视频最新上传
热门视频教学视频
画廊根雕
奇石玉器
名迹文化  
斯里兰卡锡吉里耶古城

斯里兰卡国旗、国徽皆设传令狮子图案,右足握剑,昂然肃立,好似红焰开时狮欲吼。中土人士古称斯里兰卡狮子国——僧伽罗人迁于北印度,故土盛产雄狮,遂有“狮族”之谓——今日国旗即源自末代王朝。
    雄狮稳健、威武、忧郁。这一日,清晨,夜色犹存,自哈伯勒内(Habarane)向南,穿越密林,前往被称为“狮子岩”的锡吉里耶古城。

 

 

  热带的黎明,晨光仿佛幽冥的倒影,深陷黑暗的树丛则像夜间出没的动物,瞪着沙沙作响的无数枚叶片翻卷的眼睛,以蜥蜴的视角、孔雀的视角、花豹的视角、野鹿的视角、猿猴的视角、蝙蝠的视角、大象的视角、黑尾原鸡的视角……从四面,从八方,紧紧盯住公路上迂回弯转的一枚铁盒。

  斯里兰卡并无高速公路——缓慢挽留了美,挽留了亲睦。时速50公里左右的汽车,虽无助于洞悉传说中野象的踪迹,却足以教我们能随时随地向悠然行进的赶象人与寺庙喂养的大象道声早安。

  “狮子岩”近在眼前,停车,早餐。旭日未升,大地并远空黑里透红

  高约200米的“狮子岩”自丹布勒(Dambulla)东北平坦的苍翠间拔地而起,突兀,怪异,乃至毫无来由,恰如任何一样横空出世的象征。巨岩之上,便是公元5世纪始建的空中宫殿。远远望去,顶部平坦、腰腹隆鼓的岩芯一侧,“狮头”早已跌落,去向难知,“狮身”则作势欲东,与传说中短暂王朝的寂寥背影浑然合一。

  若是登临岩顶古迹,想来必若唐代寒山子诗偈《千年石上古人踪》呈现的境界:“千年石上古人踪,万丈岩前一点空。明月照时常皎洁,不劳寻讨问西东。”

  人性空蒙,野狗却颇务实。乡村路旁,我们稍一展开手中简陋的早餐,瘦骨嶙峋的它们已自西东北南赶赴,泪眼汪汪,寻讨相问。如此景象,委实教人难以相拒。于是乎,早餐变作施粥,野狗奔走相告,愈聚愈多,终成蔚为壮观之势。我等弹尽粮绝,仍需面对一众逼迫良心之催促、摇尾与恳切。万般无奈,匆匆话别,登车,关门,绝尘而去。车虽行远,心底竟落下一份莫名其妙的愧疚或自责。

  及至锡吉里耶古城山门前,时光仍早。晨晖里,树木苏醒,野狗交配,鸟儿叽喳,莲花吐露。入山门,上台阶,久久盘桓于此的两只狗儿职业导游般机敏而起,生意来矣,雌雄阿黄一路殷勤向前,雀跃,屁颠,雀跃屁颠二重奏,左拥右簇,前呼后应,摇头摆尾,细步顿挫,借笔直中央通道,径将我等引向灰中透红的“狮子岩”下。

  天气清爽,古物宜人。中央通道两侧,护城河、城墙、花园、水池及各色建筑物多左右对称,铺展若棋盘,绿树掩映间,虽残垣、断壁、地基比比皆是,亚洲古代王城气象却未曾输去分毫——恢弘,丰富,井然,周详缜密,天人相契。

  水池守静,荷叶却托举翠鸟翩跹。翠鸟成双,野狗成对,锡吉里耶古城众生情意绵绵,在天比翼,在地连理,神仙鸳鸯皆不羡。

  纸间存有一说:今日荷衣田田、芙蕖婷婷的水池,昔日却为兰汤,佳丽入城,先就此沐浴,方可登临“狮子岩”顶空中宫殿。

  “狮子岩”脚下,石壁多内凹之处,好似天然屋舍,一说为兵士栖身之所,一说为僧人修习之地,壁上有彩画,风化剥落,幸存者微矣。此类石壁间,有状若眼镜蛇者,后人流连一再,乃成景点。

  锡吉里耶古城因王室相煎而建,所以选用如此奇崛地势。相传,摩利耶王朝卡西雅伯弑父登基,同父异母兄弟莫加兰逃亡印度。卡西雅伯忐忑,惟恐莫加兰折返复仇,遂凭“狮子岩”天险,构筑出防御考量压倒一切之堡垒式城池及宫殿。

  拣石英石台阶铺就的一线小路上山,时时如过蚁窍,巨岩夹道,坡地兀立,移步换景间,渐入易守难攻之境。不知何时,引路狗儿两只变作一只,如岩羊,如野鹿,不时收拢轻盈跃动的脚步,静候气喘吁吁的人类。

  石英石台阶断处,山腰间筑出高望远眺的平台。绿意漫卷大地,举目环视,远山远佛尽收眼底。再向上,石壁旁,通路换作铁板铺就的栈道,过朱红“镜墙”——昔日里光可鉴人,现如今只剩游客涂鸦那一道围护通路的“镜墙”,转入又一组石阶。得了零食的狗儿一路相依,紧紧追随,哪管那台阶陡峭、山势急峻,只想着更上层楼、更多小费。

  山风绕膝,伴我等直上岩壁另一侧巨型狮爪镇守的平台——锡吉里耶古城构筑者想象瑰丽,此地既有“狮子岩”之名,半山间索性雕凿具象趾爪一双,庞然修伟,破壁而出,一左一右翼护紧贴高险抛向山顶的一线危径。

  狗儿至此却步。绝壁插铁梯,铁梯衔石阶,石阶狭迫,虽上下殊途且设铁栏围护,临渊攀行,仍不免教人股战而栗。导游警示:登顶一途,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天上人儿却是野蜂。蜂巢硕大,星罗棋布石壁凹处,与铁梯近在咫尺。


  “狮子岩”顶,艳阳高照,常夏无冬,但教人想起唐代皎然《秋晚宿破山寺》的凄怆:“秋风落叶满空山,古寺残灯石壁间。昔日经行人去尽,寒云夜夜自飞还。”

  时空交错,相由心生,秋风、落叶、古寺、残灯皆于不可见处可见。岩顶焦赤,昔日经行人去尽,卡西雅伯苦心营筑的短暂王国灰飞烟灭,占地约2公顷的空中宫殿遗址,数层错落台地间,仅国王石雕宝座、国王游泳池、莲池及石阶仍易辨别,国王寝宫、宴会厅、议事厅及其他一众屋舍则没于荒烟蔓草,惟基础犹存。昔胜今衰,怎教人不生出叹嗟,寒云夜夜自飞还。

  山风猎猎,随处漫步眺瞩,竟多有置身秘鲁印加帝国遗址马丘比丘之错觉。孤拔岩头,缘贪念、惶恐而生的故都离群遁世,叠架若梯田,残墙对望远山,莲池映照近湖。那莲池并不广大,庭园僻处,局迫狭隘,虽碧绿烘托雪白、嫩粉、娇蓝,却难有唐代孟浩然《题大禹寺义公禅房》所谓“看取莲花净,方知不染心”之升华——锡吉里耶古城因恶积祸盈筑就,一切谋划,皆出乎忧患考量,岩顶、山间、城下众多汤池看似风花雪月,实为战略水源储备,若复仇之师久困不去,仅国王游泳池水即可供给宫阙经年之需。

  国王石雕宝座俯瞰泳池。二者就地取材,皆依顺山势穿凿而出。宝座四周存有石窝,可安插细柱,撑举凉棚。国王游泳池水千百年来未曾干涸,寿数远胜于短命王朝,供排水艺术堪称高超乃至神秘。

  徜徉如此一座规模恢廓的遗址,教人不禁暗自揣测:岩顶地势孤绝,交通险恶,人力究竟如何役物,方可输送材料,精切营造?考古学家曾于“镜墙”外壁获取“人造八爪机械板车”图案,形似螃蟹,疑为攀爬岩壁搬迁物资之工具,操作法则却不知其详。

  卡西雅伯缩头避匿十数载,莫加兰终究率军杀回。故事结局颇为离奇,不知为何,卡西雅伯一时逞勇,竟弃天险而出,骑象冲锋,命丧阵前。自此后,锡吉里耶古城气数衰竭,日渐荒芜,乃至湮没热带林莽。
 

  自壁立的石阶、铁梯返回狮爪平台,久候于此的狗儿欢天喜地,摇头摆尾,乃至搔首弄姿,仿佛自己便是《庄子·盗跖》中“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的尾生。“狮子岩尾生”虽有机心,却也恳切,免不了又从施主兼客户手中催出一份奖赏,恨不能欢歌笑语,一路直伴我等去看山腰石崖间的仕女壁画。

  锡吉里耶古城绘有壁画500余幅,万千仪态尽现石崖凹处,雨水难侵,画廊天成。斗转星移,今日幸存者,仅约21幅,摹勒对象多为婀娜仕女,丰盈,娇柔,娴静,实为传统社会理想投射之物。

  沿石阶、栈道退至山腰间高望远眺的平台左近,上盘旋铁梯,登临半空中帆布遮盖、貌似洞穴的所在。两位细瘦男人,仿佛酒店门僮或餐厅招待,见了客人,念起小费,顿时便将帆布扯开,殷勤且迅雷不及掩耳。光线倾泻直入,石壁上红黄黑绿的古人造像刹那间栩栩如生。

  我等惊诧,但见一众绝色散落起伏石壁,佳人不同体,美人不同面,或持花卉,或持果实,皆袒胸露乳,神态祥和,仿佛介乎尘世内外之间,宝冠、项链、耳饰、臂环、手镯乃至腰腹赘肉清晰可辨。

  故纸存有一说,锡吉里耶古城壁上仕女手持花卉,即频繁出没僧伽罗语、巴利语及梵语佛教文学典籍之睡莲。睡莲纯净,斯里兰卡传统诗歌亦将其与女性灵眸互为喻拟。灵眸不染,教人生出相见恨晚之艳羡。于是乎,观瞻者愈凑愈近,直见那线条清澈、色彩醇浓的壁上人物,竟然玉兔在胸,吹气胜兰!

  锡吉里耶古城残存壁画虽致人心驰神往,亦不乏难以涂改之败笔。我等所见,便含藏三手美女以至左冲右突之乳锥。导游拉三大调侃:壁上佳丽肤色、容颜各异,足见锡吉里耶古城后宫不乏非洲、巴基斯坦妃嫔。此说十足笑谈。若论国际交流,壁画性格倒略见一斑,线勾彩涂间,古罗马、中国、波斯艺术风潮时隐时现,汗青般刻下狮子国海陆沟通、文明交汇畅达之既往。
 
上一篇: 奥门渔人码头 下一篇: 无
 

 
罗兴华

周国耀
 
人物动态一
人物动态二
最新公告
有创意才有源远流长
来宾书画培训
北海书画培训
南宁书画培训
钦州书画培训
中国画是国粹之一,我们当传承与弘...
中国四大国粹
本站公告
 专题报道 更多>>
翰墨烟雲——王大庆中国山水画艺术
为什么山水画创作,需要师古人和师...
周颢山水画取法宋元,在王蒙画作的...
陈少梅的得意弟子徒弟,精通山水画...
杨留义和他的城市山水画
墙上放上山水画,家人的运势越来越...
画家林德坤-----竖幅写意山水...
钦若苍穹:许钦松山水画展在四川美...
 

友情链接:  
首页 | 新闻 | 名家 | 商城 | 视频 | 开店 |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公司相册 | 业务范围

手机:18577303139
24小时在线QQ:372130640

Copyright © 2011 gcw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